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拔牙记

    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去拔牙了, 不过结果有点让人失望。拔牙的想法萌生于高三,缘起是长了智齿,诱因是有同学去拔牙了,而且这同学不是常人,是我暗恋已久的女孩。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拔牙之事一直拖着,拖到了我告白,拖到了上大学,拖到了绝交,一直拖到...…


  2. 清凉牛奶糖

    这种糖,清凉而又甘甜,一如相送之人。在我这短短的生命之路上,曾与许多女孩擦肩而过,对她们来说我是陌生的,是每天遇见的行色匆匆的路人甲乙丙丁之一,而对我来说,她们至少有一刻贴紧了我的心房。我会给她们祝福,虽然不为我所有,虽然我不在她们的...…


  3. 家乡的天气

    南京终于有了一点冬天的味道。这个地方,不下场雨天不会冷。舍友说外面是妖风肆虐,我却觉得熟悉,在家乡,冬天就是这样的风,刮着面颊,因此倍觉温暖的可贵。天上悬着晴日,洒下虚弱的阳光,再添上这时骤时断的凛风,正是我喜欢的冬天的样子。在这样一...…


  4. 我是怎样变黑的

    小时候,每当长辈夸我长得白,心里总是美滋滋的;那时的我可能觉得自己是小伙伴中最帅的一个吧。其实在初中的时候,我依然是很白净的,那时也不运动,也不劳动,很少在阳光下暴晒,所以保养得不错。看看自己在初一时的证件照,真是青涩中带着几分帅气。...…


  5. 那一年的我,那么的倔强

    好想自己快点变老,老到可以坐在摇椅上慢慢地把一世回想;也可以瞬间跳过所有的等待、绝望和矛盾,只剩下沧桑过后的返璞归真。可是,我不能。每到夏天,总是想起很多,而在脑海里萦绕不去的一个画面,是在午后的校园,烈日当空,树叶焦头烂额,而蝉也叫...…


  6. 姥爷和老屋

    姥爷的家,现在已是一片废墟。那是一座有点类似于四合院的老宅子,在我们家乡很常见,建筑的年代肯定已经很久远了,墙是由凿的齐整的石块和打的方方正正的土坯垒成的,刷上的白灰早已剥落。房顶一开始是用茅草铺的,后来挂上了瓦。北屋只有一个矮小的前...…


  7. 所谓伊人

    抬头仰望夜空里的点点繁星,我相信其中总有一颗是属于我的。这不是一种迷信,而是信仰,这是古老的传说。人生在世,也无非是寻寻觅觅,在大千世界里寻一位相知相许的伴侣,觅一隅安身立命的处所,在工作和家庭之间慢慢地承受生命的演化。其实,很少有人...…


  8. 下雨天不打伞

    早上走出宿舍的那一刻,看到外面淅沥的雨,我竟油然而生一股说不出的惊喜。我时常会问在西安的友人古都”雪否”,也盼望着仙林来一场雪,为那些情侣造一个浪漫的氛围,满足一下自己偶尔诗意的情怀,可这雪怎么盼都盼不来,这在南京,应该也不是让人惊奇...…


  9. 我的女孩

    1长到青春期的尾巴了,我才明白过来,喜欢漂亮的女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漂亮”这个词,就我来说,并不是单纯地指外貌,也包括进了心灵。我天生就对女孩没有抵抗力。从小到大,我都是很害羞的一个人,每次面对面和女孩子说话,总是窘得脸红,语无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