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想象苦难

    昨晚失眠的时候,肿胀的眼睛突然让我生出了闭上后再也睁不开的恐惧,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去年夏天以来,眼睛经常会感到疲倦,远处的东西也看不清楚,曾一度怀疑是眼镜的问题,但换了一副新的之后,情况依然没有...…


  2. 一些人·一些事

    没有什么期待地,就跨过了2017年,走进了2018年。校园的板报上,大家用粉笔写满了各种各样的话语,害羞的我做不了这种事,甚至连停下来看一眼也做不到。对别人的好奇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也不知道...…


  3. 落叶

    有园门前的电线上垂着一串红叶,倒让我想起痖弦的红玉米,“宣统那年的风吹着,吹着那串红玉米”。这串红叶,不知是藤叶还是枫叶,也不知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在灯光的映照下,像一团静静燃烧的透明焰火,与北...…


  4. 逛书店

    我以前觉得自己应该喜欢逛书店,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倘若喜欢的话,在有充足的空闲时间的时候,怎么基本上没去逛过呢?高中的时候,对旧书店特别钟情,觉得那是可以淘金的处女地,来南京后也曾找过旧书店街这...…


  5. 绝交这件事

    提到绝交,会想到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也会想到武侠剧中的一些情节。不过,若要我指名道姓地列举一番,一时却完全想不起来。总的来说,凡是流传的关于绝交的故事,大抵都是佳话吧,一般必有一方秉着凌然...…


  6. 一个孤独漫步者的日记

    5月6日昨天中午突发奇想,想建一个专门写日记的博客。现在的我,想要写长一点的、有点内容的文章太难了,所以博客也难得更新,又不想把零碎的日记写在上面,新建一个是最好的方式了。虽然还有两个.club...…


  7. 毕业的一天

    毕业了。我从来没有期待过这一天,可是该来的总会来的。四年后,我再次坐在了体育馆,四年前的情形却早已记不清。那时,我该是有期望的吧,现在却只有失望。这也是属于我的一天,可我却像个局外人,既不快乐,...…


  8. 断了的弦

    在刚上大学的那一两年,我特别喜欢写信,远离家乡又和同学天各一方,给了我机会去做中学就一直想做的事。那时通信的对象,是高中的语文老师和两个关系很好的女同学,有时写电邮,有时写纸信。写信可以让我静下...…


  9.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有一天晚上,我去学校外面的小摊买炒面,看到一对情侣在等着过马路,突然心生落寞。我把目光躲过他们,看着婆娑的灯影和无声无息的高楼大厦,觉得我和这座城市的距离太遥远了,像是一个人站在月球上,遥望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