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一次别离

    ​ 今天,送走了萝卜。冬日渐近,我恐怕已无法为它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了,而且懒惰的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悉心照顾它。因而,为它找一个新主人是最好的选择了。但,当真的有人联系我要收养它时,心中突...…


  2. 泡面

    晚上吃泡面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人要吃多少泡面才能绕地球一周呢?也不知有没有一盒泡面的长度数据,假设长为50米的话,至少也需要吃80万盒才可以。看来,完全是我想多了,几生几世都不可能实现这个目...…


  3. 一晚

    今天又忘了带钥匙,看来,还是一直放在背包里比较保险。从三楼走下来,本想去宿管那里借一下备用钥匙,到了门口却又放弃了,想到还要登记,实在是麻烦得很。于是,就径直去了图书馆。因为包里装着很重的电脑,...…


  4. 讲故事的人

    这几天在看太宰治的『御伽草纸』,是对几个日本民间故事的重新演绎。我喜欢古老的故事,却更喜欢后人的「翻案」。这种兴趣的来源,大概是始于王小波的小说吧,而后为芥川龙之介的叙述所吸引。鲁迅的『故事新编...…


  5. 匹诺曹的鼻子

    好像,鼻子高挑的人会更显漂亮,有人甚至专门去整容。如果像匹诺曹一样,撒谎的时候鼻子会变长,那倒可以少费很多力气。只要把握好尺度,人人都会拥有让自己满意的鼻子吧。我的鼻子虽然不高,但也不塌,所以从...…


  6. 一滴水的引爆

    接到苹果维修的电话,我便知道没有什么好事,因为他们说过,如果损坏的部件是保修的会直接更换,需要自费的情况才会打电话询问。果不其然,我的电脑因为进水导致主板和IO板烧坏,不在保修范围内,更换新部件...…


  7. 一千字

    我很想学习写作,但正如我做其他事情一样,也只有一时的热情,甚至都持续不了三天。以兴趣的心做一件事和以事业的心做一件事完全是不同的体验。前者,我可以爱在什么时候写才写,爱写什么就写什么;后者,则必...…


  8. 瓦莱里的序文

    日本作家芹泽光治良在『人间的命运——致巴金』一书中回忆了在法国友人邵可侣家中遇到的一个中国人陈君(Mush Chang)的故事。陈君是留法工读的中国青年,有时会与几个同伴到著名的无政府主义家族邵...…


  9. 我的故乡

    就我从网上听到的声音以及身边一些人的态度来看,说大部分中国人都存在地域歧视或地域偏见并不为过,这种现象的根源或许是来自于地区经济水平的差异。在我们的家乡,仍有很多人将南方人叫作「南蛮子」,我不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