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梵高书信笔记

    《亲爱的提奥》是梵高写给弟弟的书信集(我没看过欧文·斯通的《梵高传》),我以为这本书是了解梵高的极好的方式。在信中,梵高述说着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与失望,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与独特见解,文字很平实,但不枯燥,很多地方令人感动。读这本书,我觉得...…


  2. 乌尔里卡

    我特意翻开封存在书包里的日记本,找到抄录于博尔赫斯《乌尔里卡》里的一段话: “德·昆西在伦敦的茫茫人海寻找他的安娜,”乌尔里卡对我说,“我将在牛津街重寻他的脚步。” “德·昆西停止了寻找,”我回说,“我却无休无止,寻找到如今。” ...…


  3. 博尔赫斯关于迷宫和复仇的故事

    关于迷宫的故事《阿斯特里昂的家》,取自维吉尔的史诗《埃涅阿斯记》中克里特岛的牛头怪的故事。工匠达洛斯奉国王米诺斯之命建了一座迷宫,囚禁牛头怪阿斯特里昂。忒修斯获知米诺斯强迫雅典人每年以童男童女各七名送给牛头怪享用后,靠着米诺斯女儿阿里...…


  4. 由「春醪集」想到的

    梁遇春这个名字,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不算起眼,但也有着自己的位置。编文学史的学者们,总不会忘了在散文的部分给他一段或两段文字的论述。倘若他能活得久一点,或许便可以和林语堂之类平起平坐了。但他只活到二十七岁的年纪,便因猩红热猝然去世了。梁...…


  5. 普埃布拉没有爱情

    如果一个女人,依附于丈夫的权势和财产,只有在他死了之后才能得到自由,那么在丈夫活着的时候偷情,似乎算是对女性权利的一种争取吧。虽然持着这种观点,我却并不认为《普埃布拉情歌》有多少女权的色彩,而更像一个身份不凡的女人的“风流韵事”。女主...…


  6. 月圆之夜与流氓文学

    我生日的时候,月亮还只是天空中弯弯的一个钩;今夜,已经是一个整圆了,这提醒我生命的日历又撕去了半个月。以月亮作为参照,每个月似乎都是一样的,月缺,月圆,月复缺,就像一道抛物线,数学式的精准与完美。时间,是永远循环还是一去不返的呢?“今...…


  7. 孔孟「士」的精神

    “士”是中国古代社会的重要阶层之一,被尊为“四民”之首。士阶层的起源非常之早,夏商之时应该已经出现,春秋战国则是士最为活跃的时期。《说文解字》对于“士”的解释是这样的:“士,事也,数始于一,终于十,从十一。孔子曰:推十合一为士,段玉裁...…


  8. 肝胆昆仑

    北京城的夜深了,阒无人声,只有法源寺的佛堂里传出阵阵哭泣,一口新漆的棺材停放在那里,案上的香静静地燃着。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白天的喧哗似乎已经成为遥远的历史,然而,菜市口刑场上那个男子的大笑却像幽灵一样,在大清帝国的黑夜中游荡,游荡...…


  9. 如何评价理查德·耶茨?

    理查德·耶茨是我高三才接触到的作家,那年看了他的短篇小说集《十一种孤独》,当即受到了震撼。震撼来自哪呢?来自耶茨作品里渗出的绝望,由于孤独、由于平庸而产生的绝望,即使再怎么抗争,loser仍然是loser。这与《幸福来敲门》这部电影是...…